一九二七年十月,李耘生接到上级党的指示,要求在工厂中掀起大规模的罢工运动,为武汉暴动创造条件。他深感这时党的力量已很薄弱,工人运动处于低潮,罢工势必益少害多,便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地向上级党组织作了汇报。然而,得到的答复是: 要罢工。在这种情况下,他只得保留意见,执行上级党的指示。他慎重地选择了党的力量比较强、工人基础比较好的武昌第一纱厂着手发动。二十日,市委一声令下,全厂九千多工人立即停机,宣布罢工。接着,震寰纱厂以反对开除四名剪毛女工为引子,也发起了声援一纱的罢工斗争。但罢工最终被武装的反动派镇压了,不少共产党员、工人积极分子被捕牺牲,造成了惨痛的武汉“震寰事件”。事后,第一纱厂停产,几千工人失业,没有生活来源。他们自发地组织起来,并由妇女、老人、孩子组成工人家属请愿团,从武昌的三道街走到武胜门,然后到武汉大学集会,开展反停产斗争,李耘生当即赶到现场,劝说请愿的工人家属: “你们都回去,你们的困难,会有人帮助解决的,会有人组织你们斗争的。”①出于对李耘生的信任,工人家属的请愿队伍很快散了。中共武昌市委采取应急措施,组织第一纱厂工人进行抢米斗争,帮助失业工人度过了难关。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二十七日,在湖北省委扩大会议上,李耘生总结这次抢米斗争时说: “一纱工人除此是没有出路的。”②

“九一八”事变的消息传到南京后,市委决定从南京的高等学府中央大学开始,点起抗日烈火,推动全市抗日运动。市委派共青团市委负责同志到中大帮助恢复了团组织,不久又建立了党支部。李耘生多次秘密深入到中大的党员中作政治形势报告,同大家一起分析讨论抗日救亡问题。不久,中大恢复了反帝大同盟组织,吸收了在救亡运动中表现积极的王枫、胡济邦、陈明达等青年入盟,并在其中发展了一些青年入党。这样,中大支部党员从开始恢复时的五、六人,很快发展到一二十人,成为领导中大抗日救亡运动的核心力量。在救亡热潮中,中大党支部又发动群众先后改组了学生会和救国会,使新当选的学生会的执行委员和救国会的常务委员中,半数以上是共产党员和进步学生,从而取得了对中大救亡运动的领导权。

李耘生 可能工作过的组织/机构/部门/团队: 武昌第一纱厂   市委   震寰纱厂   一纱   第一纱厂   武汉大学   中共武昌市委   湖北省委  

李耘生 可能工作过的同事:

粤ICP备17091748号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