同年十一月,由于原奉系将领郭松龄倒戈,国民军再度控制北京地区。鉴于整个革命形势的高涨和国民军倾向革命,李大钊、赵世炎等提出,联络国民军并发动北京革命群众,举行“首都革命”,以推翻段祺瑞反动政府。当北方区委正式讨论这一建议时,陈乔年冷静地分析了当时北方地区的敌我力量,认为北京的群众运动虽有很大的发展,但群众的组织还不够完备,尤其是群众自己的武装还未建立起来; 国民军虽倾向革命,力量亦不够强大,态度也不坚定; 而以奉系军阀为主的反革命力量,虽因郭松龄倒戈受挫,但由于得到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支持,仍有强大的力量。因此,他认为举行“首都革命”的时机还不成熟,应待时机成熟后再作考虑。但区委否定了乔年的意见,通过了立即发动“首都革命”的决议,并决定由赵世炎、陈乔年等组成行动委员会,以准备和指挥这一重大斗争。陈乔年坚决服从区委通过的决定,积极地参加了行动委员会的工作①。十一月二十八日,在行动委员会的直接指挥下,以推翻段祺瑞政权,建立国民政府为目标的“首都革命” 正式发动。几十万徒手群众在举行示威以后便按预定计划向段祺瑞执政府冲击,并一度取得了胜利。但是,由于事先与我方有约的国民军背弃了自己的诺言,不但没有起来响应革命群众的正义行动,反而以武力保护段祺瑞执政府,使其免遭复灭。在这种情况下,“首都革命”遭到失败。实践教育了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,使他们更懂得了没有人民自己的武装,要取得革命的胜利是不可能的。实践也证明陈乔年对当时形势的分析和意见是正确的。而他在党内政治生活中所取的正确态度,更是令人敬佩。

粤ICP备17091748号-3